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NFT指南

为什么“玩鞋”的人都跑去玩NFT了?

NFT大学|NFT资讯网2022-08-02 00:16:32
860x100
一只猴子有多大能量?如果有人让你花100万买一张“卡通图片”,你一定会觉得他是骗子。但这样的交易,几乎每天在NFT市场发生。 去年9月,NBA顶级球星史蒂芬·库里花了116万(折合人民币)买了一张“卡通猴子”当头像...

一只猴子有多大能量?

如果有人让你花100万买一张“卡通图片”,你一定会觉得他是骗子。

但这样的交易,几乎每天在NFT市场发生。

去年9月,NBA顶级球星史蒂芬·库里花了116万(折合人民币)买了一张“卡通猴子”当头像。

周杰伦ins截图

今年4月,周杰伦在Instagram发文称“丢了一只猴子”。而他丢的这只猴子,正是好友赠送的NFT藏品——无聊猿(Bored Ape Yacht Club,BAYC)。据悉,这个NFT被盗走后,短短1个小时多次转手,以当时价格计算,这只丢了的猴折合人民币超320万元。

当然,还有比这更夸张的,贾斯汀·比伯入手的无聊猿NFT成交价,折合下来高达830万元人民币。

在明星参与推动下,这只猴子成为“炙手可热”的财富神话。从去年4月23日开始发售,每个售价为0.08ETH(以太币),到现在OpenSea 交易平台上的最低价格约为145ETH,约合人民币270万。短短一年时间,一只猴至少翻了1837倍

BAYC 的崛起,像极了一部NFT历史的缩影。而现在这股来势汹汹的「NFT」之风,也刮到了引领潮流文化发展的「鞋圈」。

这并不意外。

01 “就要限量款”

球鞋(Sneaker),在潮文化中自圈一地。

从最初代指「篮球鞋」,到后面代指「喜欢收集鞋子」的人,现在Sneaker已经成为一种潮文化。随着球鞋品牌的逐渐商业化,鞋子也开始打起诸多噱头,比如限量款、限定款、联名款、球员款等不同种类,价格不菲的商品,致使Sneaker文化圈增添更多不同种类的爱好者。

而“Sneakerhead”,俗称为「鞋头」,即爱好收集球鞋的大佬。他们有多厉害,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他们搞不到的鞋,并且很喜欢在发售前一刻晒出来。当然,除了轻松拿捏“限量款”,他们还经常会靠一己之力带火某个款。

而「鞋头」的动向,往往决定了二级市场走向。比如发售价只有799元,他们“上脚后”价格立马被抬最高至上万,在Sneakerhead带领下,“潮人们”到底是真热爱、是情怀,还是仅仅跟风,并不重要了。

重要的是,现在这帮「鞋头」开始玩NFT了,在这个自成一派的潮流文化圈,如今在“限量款”上再焊上“全球唯一”的属性,这种「成就感」与「地位感」正中下怀。

因为NFT又称Non-Fungible Token,即非同质化代币,用于表示数字资产(照片、视频形式)的唯一加密资产,可以买卖以及转让。通俗点来说就是每个NFT都是独一无二的,世界上仅有一枚。

再看「鞋圈」,本就多为年轻的潮流青年,他们对新鲜事物接受度较高,同时又具有极高的消费能力和引导性,再加上娱乐圈的鞋头大佬周杰伦、贾斯汀·比伯等入局,NFT这股火烧了起来,但等待它的新问题也接踵而至。

02 “都是理财产品”

毕竟,NFT作为舶来品,国内对NFT产品金融属性的削弱,更多是对艺术品进行数字化创作,所以被本土化称之为“数字藏品”。

“炒鞋早没那么火热了,现在圈子里都炒数字藏品了”球鞋玩家小A表示。至于鞋的热度一下降温,很大程度与「鞋穿不炒」的监管限制有关。

小A说,现在的球鞋潮玩市场早就没有了昔日的火热景象,甚至有些惨淡。鞋圈玩家平时除了偶尔盯一下限量款球鞋的发售,目光都转向了另一个市场——数字藏品。

“这个玩明白了也跟炒鞋一样能赚钱“小A说,现在数字藏品二级市场的报价很迷幻,一些原来只有几块钱甚至免费的图片,现在能卖几万块,特别像前几年繁荣期的鞋圈市场,属于「理财产品」。

SNKRS抽签页示例

确实,鼎盛期的鞋圈,球鞋发售需要排队抽签,但获得“中签”需要靠运气,由于鞋子的货量不大,一轮抽签下来大多数人都是“陪跑”,也因为这样的稀缺性,让原本发售价就不高的鞋品,转眼到二级市场就抬价数倍。比如Travis Scott x Air Jordan 1 High,初始价为1299元,如今三年过去了,二级市场40码依然售价达11349元,鞋贩子乐开花。

也因为这样的溢价,与在二级市场的资本运作模式,鞋也被当作新时代“财富密码”。同样是理财产品,但NFT更疯狂。当然,也有人会问,鞋是用来穿的,但藏品能干什么。一张价值300万的卡通图片,我截屏保存下来做头像,不香吗?

NFT的价值到底是什么,本就是个很复杂的话题。举个例子,你可以随时打印一张蒙娜丽莎的画,但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蒙娜丽莎在巴黎卢浮宫,在交易里只有那张真的才有价值。

这也就是说,NFT的价值大致包括感知价值和实际价值,这之中感知价值往往没有一个明确的判定标准,也意味着充满风险。有人因为NFT赚得盆满钵满,也有人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抛开炒作,毕竟购买NFT门槛还是很高的,但现在也有人把他们简化,让NFT离普通人的生活越来越近。

03 “鞋圈已经内卷了”

没错,这一次还是鞋圈,走到了最前。

2022年4月24日,中国李宁发了条微博,宣布成立了“无聊猿俱乐部中国李宁分部”,并展示了一只编号为#4102的无聊猿作为头像。

中国李宁与编号#4102的无聊猿

没人知道李宁“换头像”花了多少钱,但是从目前平台售价,无聊猿最低售价也要147 ETH,约合人民币283万元。

当然,这也不是第一次运动品牌联手NFT了。这几年,耐克、阿迪达斯、彪马等国际品牌都在通过联名、合作、收购的方式不断与元宇宙产生联系。

作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体育运动品牌,NIKE在进军NFT方面,上几乎不计成本,挥手砸下2亿美元,收购了NFT球鞋初创企业RTFKT。随后立刻推出了自己的首款数字虚拟世界运动鞋「RTFKT x Nike Dunk Genesis CryptoKicks」。

在李宁之前,阿迪达斯也曾买下NFT无聊猿 #8774 号为自家站台。彪马更是直接在推特上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“PUMA.eth”。

眼看「运动品牌+NFT」的联名风潮浪高,以安踏、李宁和特步为代表的国内运动巨头也坐不住了。今年年初,安踏紧跟潮流,推出以冬奥为主题的NFT数字藏品。等到3月,特步也发布了名为“160X-Metaverse”的NFT数字藏品。

“几乎所有运动品牌都入局了”——在小红书上拥有5W粉丝的潮鞋玩家小J说,因为体育品牌产品本身就具有时尚、潮流属性,再加上鞋圈多年的球鞋文化与收藏爱好耕耘,NFT的火热也让很多鞋迷对鞋的喜爱从实物延伸到了数字藏品。

当然,对于品牌而言,除了高价请明星代言,运动品牌们继续新的故事吸引年轻人,NFT的出现正好切中了这种需求。

毕竟氛围已经烘托到这了,小J也表示,“现在鞋圈,没几个NFT收藏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玩鞋的了”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739965755915670983

所有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,违规转载法律必究。

投诉/反馈邮箱:aliyunn@foxmail.com

相关标签:的人都跑去NFT